反垄断之风愈演愈烈,互联网公司都有哪些“垄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动态 > 行业动态 >

作者:贾沛霖

这两天,在互联网公司中,一股反垄断之风似乎是要吹得愈演愈烈了。

在双十一活动当天之后,在各家网购平台巨头纷纷公布了史上最高的双十一记录后,反而被人惊奇地发现,阿里巴巴、京东一众平台的股价出现了“大跳水”。

具体到各家,阿里巴巴当天降幅超过了9.8%,京东也有9.6%以上,小米达到了8%,美团也有9.6%。

至于各家为何公布了双十一的骄人战绩依然在股市如此下滑甚大,最主要的原因,来自于国家监管部门的压力。

就在双十一前一天的11月10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公布了《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征求意见稿)》,要求互联网平台不得滥用市场支配地位,以不公平的高价销售商品或者以不公平的低价购买商品,也不得限定交易,排除、限制市场竞争,或差别待遇(如大数据杀熟)。

其实《反垄断法》已经颁布了很久,但是此前一直没有和发展蓬勃的互联网产业有任何挂钩。但是随着互联网已经进入了生活的方方面面,互联网企业在日常生活和行为中的“垄断”,也愈来愈多。

在第一批《征求意见稿》座谈会的27家互联网平台和公司中,阿里巴巴、腾讯、美团、京东、58同城、百度、奇虎360、字节跳动、快手、滴滴、微店、新浪微博、贝壳找房、拼多多、国美在线、饿了么、携程、苏宁、兴盛优选、唯品会等27家公司赫然在列。

《反垄断法》第一次将手伸进了互联网行业,会对这个已经“垄断行为”盛行的行业带来多少风浪?

阿里巴巴

如果论起《反垄断法》在互联网中的应用,那么阿里巴巴一定名列其中。也正是因为其业务的特殊性,所以在这次股市风波中,阿里巴巴的下滑幅度也是最狠的之一。

淘宝、天猫、支付宝、闲鱼、1688多个阿里巴巴的支柱平台,都跟购物以及支付相关。支付宝背后的蚂蚁集团就在几天前才刚被证监会临时叫停上市,而淘宝天猫等平台又极度依赖在消费市场取得优势地位,因此,本次股市表现下滑,阿里巴巴首当其冲。

“二选一”,这个在《征求意见稿》中屡次提及的名词,在阿里巴巴身上并不罕见。

在连续数年的双十一活动中,已经有大量商家投诉以及曝光,在双十一前夕的准备工作中,淘宝和天猫的工作人员都会逼着有天猫和京东双店铺的商家进行“二选一”。

“二选一”中,店家只能选择天猫平台进行双十一活动,如果不选择天猫将会在双十一期间搜索排名刻意隐藏。

而去年双十一期间,阿里巴巴集团市场公关委员会主席王帅对“二选一”如此回应道:二选一本来就是正常的市场行为,也是良币驱逐劣币。

因此,看到阿里巴巴此次股价波及最大,也就不足为奇。

美团

在此次股价波动中,另一家下滑比阿里巴巴还过之的,就是美团。

王兴的美团走过了数次风风雨雨和多次补贴大战,已经站稳了脚跟。但是在监管部门看来,美团在多个主营业务中的“垄断行为”,已经超出了“底线”。

虽然今年美团一路高歌猛进,甚至在5月26日发布2020年一季度财报后,其市值大涨一度达到1000亿美金,但是监管来临时,一切过往的辉煌都蒙上了阴影。

美团的主营业务外卖和出行,哪一个,都无法离开消费者大数据和行业优势地位。正因如此,美团在前进路上,频频举起了“垄断”的大刀。

逼迫店家在饿了么和美团中“二选一”,平台优惠活动必须参加并且成本由店家承担,使用大数据对消费者进行酒店和外卖业务“杀熟”,压缩美团外卖骑手的费用和时间……

美团的利用垄断地位的行为甚至还包括:今年4月上旬,多省市餐饮行业协会责难美团,认为美团在餐饮业遭遇疫情严重冲击的情况下,依然大幅上涨商家的佣金高达20%。

凡此种种,都是消费者和店家给美团列下的“垄断”罪证。

这也正是此次《征求意见稿》中所提及的“滥用大数据”行为。

不知此次过后,王兴还能否笑得出来。

百度

提到百度,所有人都能想到百度此前的“斑斑劣迹”。竞价排名,搜索误导等等,总之在所有人的印象中,百度最核心的搜索业务却是体验最差的。

但是纵然百度的业务体验很差,但是由于其他搜索引擎无法适用亦或是无法贴近国人习惯,最终还是让李彦宏的百度登上了搜索业务当之无愧的巨无霸。

目前,百度的搜索业务依然占据着国内市场超过70%份额。近乎垄断的地位,自然就催生了“不讲理”行为。

如今移动互联网搜索才是重中之重,但是百度却“反其道而行之”,别家都在想方设法优化用户体验,百度却是想尽办法制造障碍。

例如打开浏览器里的百度,搜索之后查看结果时,却发现点击下一页时出现了“下载百度App查看搜索结果”的字样;逛着百度贴吧网页,却被告知必须下载贴吧App才能看到全部帖子和评论。

更不用提,百度利用百度地图软件收集了无数的出行大数据,为自家平台而服务。

新浪微博

新浪微博作为在“微博大战”中熬下来唯一存活到现在的元老,占据着天时地利人和,本应继续做大。但是在拿到绝佳地位之后,新浪微博似乎就已经“得意忘形”,“垄断”行为频出。

正因没有竞争对手,微博作为绝佳的网络新闻和评论汇聚平台,新浪微博才如此地“肆无忌惮”。

众位网友在刷微博时,几乎每个人都会碰到新浪微博不间断在微博中间以及各类弹窗提供的广告,并且这些广告与自己的兴趣毫不相关,新浪仅仅是无差别推送而已。

除了广告,微博现如今已经不是那个自由的发言地了。今年6月,国家网络主管部门就约谈新浪微博负责人,针对微博在蒋凡舆论事件中干扰网上传播秩序,以及传播违法违规信息等问题,责令其立即整改。

微博热搜榜也因此停更整改了一周。

控评、撤社会热搜、删博、限流……几乎所有干扰正常微博发言的行为,微博都干了。

想当初,微博的横空出世打破了传统媒体资讯的垄断。但是如今,微博自己也踏入了“垄断”的泥潭。

滴滴

在此次《征求意见稿》的座谈会中,滴滴也被邀请在列。

而在众家互联网平台公司中,滴滴的“垄断”行为可谓是“最多”。

脱身于滴滴和快的补贴大战,又经历了Uber事件,如今我们看到的滴滴,已经是身经百战,百毒不侵。而经历数次竞争留存下来的唯一打车平台,自然占据着绝对的“垄断地位”。

以前我们还有的选择,现在已经没有选择。

你只有选择滴滴。

也正是如此,滴滴垄断起来肆无忌惮。在经历补贴大战后,所有人都知道便宜的打车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但是没想到的是,如今滴滴上打车,已经不能说便宜,而是更贵。

笔者前两天打车时打开滴滴软件,预估券后价格为20元,结果自行打出租车到达目的地后,费用仅仅17元。

拥有如此之多大数据的滴滴平台显然不会是预估错价格,那么差价的缘由十分明显:滴滴在提价和杀熟。

不仅在消费者端提价,对于司机端抽成占比更甚以往。不少司机都抱怨,现在滴滴的抽成已经超过20%,甚至有时候高达30%。“跑一趟下来也就是挣个辛苦钱。”

从如此之多的互联网平台垄断行为,不难看出,垄断已经不再是离我们甚远,而是早已渗透到了生活的方方面面。

此时出台《反垄断征求意见稿》,意图十分明显,就是要集中打击互联网平台此前诸多的垄断和违规行为。

互联网平台,的确已经缺乏了恰当监管太久。

只是这些依赖“垄断行为”的公司和平台,日后是否会还一个更加清静的互联网世界?